首页 >> 教育藝文

兩岸/台教授合編歷史課本 陸學者推崇

2018-01-14 09:53:12
 日前大陸網友質疑新版歷史教科書刪除「文化大革命」課文,引發軒然大波,也讓歷史教科書如何編寫成為話題。大陸重量級歷史學者葛兆光先前曾撰文推崇兩位台灣學者合寫的高中歷史課本,認為內容深入淺出又好看,尊重閱讀者又具有歷史眼光,強調「歷史課本不需要老是寫得像社論」。

 旺報14日報導,去年成為大陸國家教材委員會專家委員的葛兆光,對歷史課本怎麼寫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巧的是,他在2001年撰寫的〈我們的教科書要如何敘述歷史〉文章裡,相當推崇由台灣清華大學教授張元,和時任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李孝悌合編的高中教科書《簡明中國歷史》,認為相當具有「啟發性」。

多元寫法 內容不枯燥

 該文近日又在大陸不少網站流傳,文章提到,張元和李孝悌寫的歷史課本,提到「文化交流下的唐代社會」,綜合城市史、文化史的寫法,先從廣州、揚州和洛陽等三個城市講起,開放社會的面貌相當清晰;講到清末民初中國的現代化,用了「鐵路、鐵路、更多的鐵路」的標題,加上安徽北部交通困難造成人們抱怨的例子,表述現代中國的「硬體」變化。

 另外,該教科書用「西書翻譯與報刊」的主題,和同文館、江南製造局、傳教士、嚴復、萬國公報、各種白話報等等,描述現代中國「軟體」的變化,讀起來一點也不枯燥。

陸課本以社論體表達

 葛兆光說,教科書最常犯的兩個缺點,一是把通俗易懂當做可以偷工減料和降低標準,拼拼抄抄就敷衍了事;二是以為沒有尖銳的、個性化的觀點,就代表公允普遍的可靠知識。

 他指出,《簡明中國歷史》雖是教科書,卻仍頑強地顯示編者想法,比如講明末清初的城市文化、講太平天國和捻亂以後崛起的士紳社會、用「鴛鴦蝴蝶」做標題講大眾文化,可以看出它相當敏銳地接受了國際學術界關於中國社會與文化的研究思路,能夠以追蹤國際學術前沿的眼光和標準來編寫普及的歷史,與通常教材的起點和思路就已經很不一樣了。

 葛兆光認為,這並不單純只是關於想像、文筆和敘述方式,而是編者是否尊重閱讀者,同時也是歷史眼光的問題。長期以來大陸歷史教科書為了符合意識形態而挑選特定人物、事件和現象,用一種「社論體」語言來表達,其實這些人物、事件和現象並不真的那麼重要或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