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陸國際

大陸/《中國評論》:陸美關係長遠發展關鍵挑戰

2018-01-14 11:00:41
中美構建新型關係不同於歷史上的大國興衰輪替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沈雅梅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2月號發表專文《中美關係長遠發展和挑戰前瞻》,作者認為:“伴隨中美之間利益深度交融,關係出現摩擦也在所難免。甚至可以說,兩國之間對話、交流與合作的機會越多,暴露的分歧就會越多。而中美關係的長期發展軌跡表明,它始終在曲折和困難中前行,有時是逆水行舟,但依然建立起雙邊關係的紮實基礎。中美構建新型關係畢竟不同於歷史上的大國興衰輪替,中國需要加大對美國接觸的主動性,從戰略高度引導,從實際利益中夯實合作。歸根結底,中美關係的長遠發展將在相當程度上依靠兩國的實踐來界定,實踐先行,成果檢驗,理論跟進。引領中美關係的長期穩定健康發展將是中國以自身發展惠及世界的一項重大舉措。”文章內容如下:
 
 前言

 今年是美國總統川普執政第一年,也是中共舉行十九大、習近平連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特殊年份,中美兩國都對雙邊關係保持穩定、健康發展有著強烈的意願。一年來,中美關係從兩國元首在中國農曆新年裡的電話問候開始,克服了早前因台灣問題、經貿議題等引起的短暫碰撞和震盪,經海湖莊園會晤而迅速歸位,隨四個對話機制的啟動而步入正軌。及至11月初川普訪華時,兩國達成廣泛的戰略共識和超級規模的經貿合作協議,可以說,這一年是中美關係邁入新時代的關鍵時期。

 自年初以來,驅動中美關係穩步前行的一個積極信號是,不僅中方一貫堅持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看待中美關係,並且美方也多次公開表達了“未來50年的中美關係”這一提法。國務卿提勒森在3月18日訪華時對媒體談及,中美“正在對決定兩國未來50年關係方向的問題進行研究”;6月21日,中美舉行首輪外交與安全對話之後,蒂勒森在國務院吹風會上表示,中美“各項對話機制為雙方思考如何在未來40年相處提供了機會”,等等。這些折射出美方對待中美關係長遠發展前景這個話題的嚴肅性。中美共同塑造著眼於長遠發展的雙邊關係,有助於確保中美合作不會因一時的風吹草動而喪失定力或者模糊方向,這是中美關係得以保持積極勢頭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美關係長遠發展的趨勢性變化

 塑造中美關係未來50年發展的一個邏輯起點是,中美在過去四十餘年交往過程中,無論是雙邊關係還是各自在世界秩序中的位置都進入到新的階段。雖然當下川普政府可能會因其總統特性、政黨政治及國內政治等諸多因素,呈現出與以往不同的政策偏好,但中美關係扎根於雙方共同的歷史選擇,而歷史塑造並激勵和聯結著中美關係的未來,為兩國未來走向提供了重要參考和經驗。一方面,美國的社會民情、海外利益及所置身的國際環境等,這些仍然是支持美國與中國打交道的、相對穩定的基礎。另一方面,從中方來看,中國打開同西方國家關係的大門,是從與美國恢復交往開始的,美國對中國的改革開放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當前仍然是影響中國和平發展國際環境的關鍵因素。 

 川普任職以來,中美經貿關係“再平衡”和外交解決朝鮮核問題這兩大熱點變得突出,並且有長期化趨勢,但它們並非新問題,而是中美利益深度融合過程中存在的老問題,只不過遇到時代的衝擊和挑戰,顯得相對突出,進入輿論中心;遮蓋了媒體對中美關係其他方面,例如台灣問題、南海問題等的關注,呈現出新舊熱點的轉換。所有這些問題共同反映出中美關係的一些深層、趨勢性變化,揭示了中美關係長遠發展的方向。

 首先,強弱力量對比深刻演變,但中美力量平衡並未被打破。

 當前,在全球範圍,只有中美兩國經濟保持了持續增長的態勢,而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遠大於美國,與美國實力差距不斷縮小,成為全球唯一對美國形成趕超勢頭的國家。換言之,如果沒有中國速度,美國仍將是世界經濟增長中遙遙領先、一枝獨秀的力量。隨著2010年中國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到2014年時,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經濟規模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美關係正在經歷兩國關係正常化以來最重要的結構性調整。這給美國國內造成較大衝擊,引起建制派精英對美國歷屆政府所採取的對華接觸政策不滿,主張改行更加強硬的對華制衡政策。正如前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在今年8月離職前夕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對華示強可以成為他團結更多政客、凝聚更多共識從而鞏固自身政治地位的話題。這預示中美關係的長遠發展將保持競爭“底色”難以改變。

 然而要看到,中國在一系列主要經濟指標上仍與美國有較大差距,在經濟發展水準、軍事、科研、高新技術能力上落後甚多。根據世界銀行資料,2016年中美兩國人均GDP分別為8123美元和57467美元,美國的人均GDP是中國的7倍多。除去實力差距,中國的全球外交經驗並不充分,國家實力轉化為國際權力的過程尚未完成,在處理重要國際事務、應對全球性挑戰上都需要團結美國,結伴前行。中美需謹慎適應中美關聯式結構性調整,妥善化解各自承受以及對彼此造成的衝擊和壓力,避免對抗和衝突,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中美關係。

 其次,中美互動更加具有對稱性。

 在以美國為主導的現行國際體系中,美國始終帶著強烈的優越感,頻繁與其他國家的利益和心理髮生衝突,甚至與盟國也齟齬不斷。中美關係中同樣存在一個以美國為中心的美方視角,顯得似乎美國可以絕對主導中美關係。但實際上,中美互動局面同兩國實力關係一樣,正變得更具有對稱性。從歐巴馬政府到川普政府,中美對話已轉入特定領域的具體事務,中國承受“軟遏制”的壓力有所減輕。相對於川普政府外交政策不確定和對華政策未定型,中國的戰略主動性卻在明確上升,在國際上提出倡議、塑造議題、話語表達、管理合作進程的能力日益增強,使中美關係體現出一種雙向塑造性質。如果說川普要“經濟平等”,中國則是要“政治平等”,但歸根結底,這不是問對方要來的,而是各自贏來的。

 再次,中美經貿利益格局正在重塑。

 中國入世以來,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持續擴大。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為3470億美元,佔美國全球逆差的47%,而2001年這一比例約為20%。川普政府將對華巨額貿易逆差作為中美經貿關係中亟待解決的首要議題,認為中美貿易失衡加劇了美國製造業衰落及就業崗位流失,並對中國的產業政策、投資與商業環境、市場開放度等表達了不滿。然而要看到,中美經貿互補和持續增長的大局是穩定的,中美貿易和投資主要發生在企業之間及地方層面,兩國省州級和工商界的經貿合作意願強烈,合作態勢良好。還要看到,中美經貿往來除商品貿易外,還有服務貿易和雙向投資等其他重要領域。從2006年到2015年,美國對中國服務出口增幅超過400%,中國目前已是美國第三大服務出口目的地。2016年,中國企業在美國直接投資接近460億美元,比上年增加了兩倍,這也是有助於拉動美國就業、增加美國出口的。據美方統計,中美經貿關係直接或間接支持了26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中美合作領域更加廣泛,層次更加豐富,利益格局正在重塑。從這個意義上說,雖然部分鷹派人士在經貿議題上強硬對華的態度對中美關係發揮一定負面作用,但這並非中美經貿關係的決定性因素。

 此外,中美在國際輿論場上的褒貶處境發生轉換,但戰略互疑一時難以完全消除。

 前不久,皮尤中心以及益普索民調機構分別公佈了對世界多國民眾進行的調查,稱各國對中美的整體好感度出現了逆轉,美國逐漸失去在國際舞台上的正面形象,而對中國持正面看法的人正在數量上趕超。國際輿論中的一些對華積極評價固然與中國內修實力、外樹形象有密切關係,但也要看到另一面,即西方一些意見領袖正在把稱讚中國作為發洩對川普執政不滿情緒的一種方式。褒獎中國是虛,打擊川普是實,借此對西方世界敲警鐘。例如,川普宣佈退出氣候變化巴黎協議後,美歐輿論高調稱讚中國是人類氣候行動新的領導者,流露出明顯的褒北京、貶白宮情緒。這並不代表西方主流精英的對華認知發生實質性的積極變化,更非西方輿論在立場和感情上轉向中國。實際上,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實施“一帶一路”倡議、建立亞投行、大力支持《巴黎協議》等被西方媒體視為對全球治理體系中美國主導地位的挑戰,“真空填補論”、“權力交替論”、“霸權共享論”等論調不絕於耳。中美作為全球綜合國力排名第一、第二的大國,迫切需要向彼此並且向世界澄清戰略意圖,培育戰略互信,化解戰略互疑,避免誤判或誤判升級。

 中美關係長遠發展的路徑探索

 美國始終是中國外交的重要對象,關係到中國和平發展的外部環境,是中國與世界良性互動的一個關鍵因素。兩國需著眼長遠,相互尊重,互利互惠,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最起碼,讓這個世界不再一分為二或者一邊倒,而是推動東西方文明在相互借鑒、相互融合、相互砥礪中比肩前行。

 一是堅定合作信心。中美關係發展至今,無論是雙邊經貿規模還是共同戰略利益,已然“大到不能倒”,兩國結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共同體,保持合作是歷史使命。正因如此,習主席在川普訪華時向其指出,“對中美兩國來說,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事實上,在中方積極引導之下,川普就職後在對華政策上學習曲線明顯,中美關係迅速穩定下來,成為今年川普外交中為數不多的一個亮點。面對國際和地區安全形勢,特別是棘手的朝核問題,中美明確表達通過合作解決重大問題的決心和信心,將有助於增強中美關係的可預期性,避免相關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並回答世界對於和平的關切。保持合作,理應是中美的大國擔當。

 二是塑造平等對話的地位。隨著中國同外部利益融合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和深度,中國需要與在國際秩序中佔據最重要主導地位的美國加強互動,在雙邊關係及國際事務中主動謀取更大的發言權。今年來,中方主動提出中美經濟談判“百日計劃”,展現了對待中美關係議題不再是被動接受,而是主動塑造的姿態;坦言做自由貿易的積極宣導者,對待中美分歧不是含糊其辭,而是拿出了態度;大力推進全方位的高級別對話機制,把中美合作從經濟維度向更廣濶的綜合維度擴展。從根本上說,中美之間不是敵人,但兩國歷史文化、政治傳統、思維習慣和外交風格迥異,溝通缺位容易造成誤解。例如,由於戰略文化差異,美方傾向於把中方解決問題的真誠和善意解讀為更大的讓步空間,中方則容易把美方的咄咄逼人視為得隴望蜀而拒絕屈服。中美都應以更具包容性的文明視角和更具遠見的戰略思維,超越歷史傳統、文化語言、意識形態、社會制度等障礙,在平等的交鋒交流中實現共存和共同發展。

 三是重申開放承諾。中美都是全球化進程中不可或缺的關鍵變數,兩國在開放的世界經濟中彼此既有博弈,也有共同利益。美國本是現行國際秩序特別是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主要締造者和受益者,但它面對世界經濟轉型之困,未能充分改革和調整自身,飽受經濟失望和政治沮喪之苦,進而把矛頭指向全球化,轉向退避自保,同時卻要求中國保持對外開放,向它提供更大的市場准入。中國從全球化現狀和自身發展經驗出發,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既是解除美方對於中美合作的顧慮,也是對世界貢獻中國智慧和力量。

 四是探索共贏之路。美國國內一些人把中美經貿關係當作零和交易,人為割裂經貿利益得失,這從一個側面體現了美國政治邏輯中慣有的二元對立、非友即敵、非合作即對抗等觀念,它們已經越來越與全球平衡發展的步伐不合拍。實際上,中美經貿往來的本質是互利共贏。例如,美方想減少對華貿易逆差,中方想從美國進口更多高附加值產品,這二者之間是互補的,完全可以互利合作。隨著中國加大力度從美國進口液化天然氣、波音飛機以及牛肉、大米等農產品,雙邊貿易的平衡化發展已經取得可喜勢頭。根據美方最新資料,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已經從9月份的280.8億美元下降到10月份的266.2億美元。經貿關係如此,兩國關係也如此。中國和平發展的道路與美國息息相關,“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道路也途經北京。中美利益格局變化意味著雙方務必運用增量思維,做大共同的蛋糕,有取有予,做一定利益調整、切割和交換,實現共贏,這正是中美關聯式結構性調整的要義。

 中美關係長遠發展的關鍵挑戰

 對於中美關係而言,一次高訪難以化解諸多深層次難題,關鍵性的挑戰仍然存在。隨著中國發展站到一個新的歷史方位,這為新時代中美關係的發展指明了努力方向。

 第一,實現中國夢與美國夢的對接。自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提出作為中華民族價值體認和價值追求的中國夢理念,並希望把中國人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傳遞給世界各國人民。可以說,中國夢的國際影響力在很大程度上源於中國政治制度的生命力和經濟增長的活力,以及為世界經濟復甦做出的巨大貢獻。由於它畢竟打破了“華盛頓共識”的神話,客觀上凸顯了美國夢的失色,一些美國政客和選民出於政治偏見或誤解,把本國的經濟困難特別是分配制度不公這筆賬算在中國頭上,把中國夢視做對美國夢的挑戰。例如,川普訪華期間,中美企業共簽署涉及34個合作項目、金額達2535億美元的經貿合作協議,這本是兩國企業從互利共贏出發取得的合作成果,一些美國媒體卻迅速給出負面評價——“數字大,實質少,多數協議不具約束性”。中美需要找到連通中國夢與美國夢的管道,例如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開展合作,讓事實說話,實現中美戰略對接,打造共同發展。

 第二,破除地緣政治博弈的慣性。中美關係每逢重大外交安排,美方必有私下的配套動作,這已成規律。川普11月初訪華也不例外,出現了重提“印太戰略”聚焦對華競爭以及邀請台灣方面蔡英文對美國“過境訪問”等一系列干擾因素。這表明,美方仍有強大的地緣政治認知和行為慣性,在地區議程特別是政治和安全議題上,競爭的傾向強於合作。由於中美在地緣政治和安全議題上立場差距大,政策協調難度大,而兩國做出任何重大決策和行動都會觸動地區乃至國際格局,形成新的互動方式,確立新的規則,進而奠定各自在新秩序下的地位與作用,因此,中美在地緣政治層面呈現的膠著狀態恐將持續相當長時間。這期間,兩國進行相關政策評估和抉擇都需極其審慎,避免被冷戰思維綁架,應拿出正視現實的基本態度,為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負責,讓中美關係往前走,和平本身就是中美關係發展能給世界帶來的最大公益。

 第三,在意識形態競爭中走向互鑒、融合。川普訪華前夕,白宮幕僚長凱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說,“中國不是美國敵人”,“中國政府的體制看來適用於中國人民。”這種相對客觀、理性的觀點已經越來越多地出現在美國輿論中。近年來,美、歐等受結構性問題困擾,經濟發展失速,社會矛盾尖銳,民粹主義和分裂主義崛起,國家陷於內部紛爭和分化。事實表明,西方民主並非能解決問題、建構共識和培育政治共同體的天然美好制度;而中國政治和文化所包含的民主思想能否被世界所接納,仍然要看中國能否跟上時代發展,在表達對本國本民族發展和利益關懷的同時,也體現出對世界和人類共同發展利益的、充分的人文關懷。從這個意義上說,只要意識形態之爭不至於演化為像冷戰時期美蘇之間那種壓倒一切的對抗性質,避免那種毀滅性的“相互埋葬理想”,那麼,中美在意識形態碰撞、交流中走向互鑒、融合不失為探索未來國際秩序的一條可行道路。

 結 語

 總的看,伴隨中美之間利益深度交融,關係出現摩擦也在所難免。甚至可以說,兩國之間對話、交流與合作的機會越多,暴露的分歧就會越多。而中美關係的長期發展軌跡表明,它始終在曲折和困難中前行,有時是逆水行舟,但依然建立起雙邊關係的紮實基礎。中美構建新型關係畢竟不同於歷史上的大國興衰輪替,中國需要加大對美國接觸的主動性,從戰略高度引導,從實際利益中夯實合作。歸根結底,中美關係的長遠發展將在相當程度上依靠兩國的實踐來界定,實踐先行,成果檢驗,理論跟進。引領中美關係的長期穩定健康發展將是中國以自身發展惠及世界的一項重大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