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質勘查隊員冒險攔路 一分鐘後超七千方危岩轟然倒下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0-12 22:13:07
封鎖的塌方現場。
車龍濤、徐明山、李元春合影。
  華夏經緯網/10月10日晚7時許,巫溪又遭遇持續降雨,14個地質災害監測點傳來險情報告,李元春和同事們神情再度緊張,趕緊刨了幾口飯,連夜分赴各地質災害點蹲守。

  李元春是重慶市地勘局208水文地質工程地質隊巫溪辦事處主任,他和7名同事在每年的5月-10月汛期常駐巫溪,幫助當地監測、預防和處置地質災害。

  進入10月以來,巫溪連續多日遭遇降雨,全縣400多個地質災害監測點頻繁傳來險情報告,讓李元春和同事們疲於應對。

  10月8日中午,李元春和同事們在外出路巡時遭遇大面積危岩崩塌前兆,所幸他們在1分鐘內毅然阻斷道路,成功挽救了10多名過路群眾和確保近十輛車的安全,避免了一起重大傷亡事故的發生。

  異響

  昨日上午,有雨,65歲的巫溪縣寧河街道橋北街居民鄭達貴又來到距家幾十米遠的102省道垮塌現場,從垮塌的電線桿上剝除廢棄的電線。望著巨大的垮塌現場,他感激地說:“如果那天不是地質隊員將我攔下,我可能就埋在塌方現場。”

  10月8日中午12時許,巫溪縣寧河街道,天空晴朗。吃過午飯,鄭達貴推著板車出門,準備沿著201省道到一里外的居民區收廢品。

  201省道臨河街道段有5米寬,一側臨洶湧奔騰的大寧河,一側是陡峭的鳳凰山懸崖。

  老鄭沿著臨江一側道路向前走,他的身後不遠處,還有六七名行人。

  在鳳凰山加油站附近,鄭達貴碰到從對面過來的熟人老張,兩人打了招呼,老張說,他過來時聽見山上有悉悉索索的響聲,“是不是山上有野東西(野獸)在跑?”老鄭以為對方開玩笑,沒有理會,繼續向前走。

  此時,同是橋北街居民的肖慶翠也在往回走,與老鄭擦肩而過。肖慶翠想給孫子做韭菜餡餃子,於是準備到201省道臨河一側斜坡上菜地去摘點韭菜。

  當她準備跨過公路的防撞欄杆下到斜坡下的菜地時,她突然聽到公路上方的山上傳來悉悉索索的響聲,“天空晴朗,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響聲?”肖慶翠感到不解和不安,考慮了一下,她最後還是放棄了扯韭菜,轉身步行回家。

  前兆

  山大坡陡,巫溪一直地質災害不斷。從1997年開始,208地質隊就進入巫溪提供地質災害防治的技術支援,負責全縣16個鄉鎮227個地質災害點的防治處理;從2011年起,208地質隊派出李元春常駐巫溪。2015年,地質隊給他增加了7名同事。

  10月7日,巫溪下了場雨,但李元春並沒有接到下面鄉鎮有地質災害險情報告。這一反常情況,讓他心裏不踏實。8日上午11時許,眼看要吃午飯了,他決定和同事徐明山、車龍濤一起,坐著地質勘查越野車去巡查一下橋北街往蘭英鄉的地質災害隱患點。

  這段2公里長的橋北街從20年前就被列為鳳凰山危岩帶,從2007年開始一直在搬遷治理,已遷走居民459人,但仍有近千人居住。

  12時08分,越野車超過要去收廢品的老鄭後,在距離新近的滑坡地段還有500米時,坐在副駕駛的李元春看到前方公路上有兩名行人在抬頭望山。

  憑著職業的敏感,李元春靠近他們詢問,“你們在看啥子?”一名婦女回答說她在路邊撿皂角,結果發現山上有石塊掉下來。

  李元春聞言一驚,和徐明山、車龍濤下車觀察,發現山上有小石塊掉落,將靠山一側的一塊巨大的鐵皮廣告牌砸得砰砰響,同時山頂上開始冒煙。

  攔路

  “情況已經非常危險,幾乎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刻。”事後,李元春告訴重慶晨報記者,在地質工作中,一般判斷岩崩和山體滑坡都有幾個前兆,比如山體表面開始掉落小石塊,山體移動造成岩石摩擦發出異響、山體上的樹木開始晃動、從山體裂縫處會冒出煙霧等。

  掉小石塊、異響、冒煙……鳳凰山危岩帶此時已同時出現這幾個岩崩或滑坡的前兆。

  刻不容緩,李元春和同事們簡單商議後,迅速做出安排,徐明山立即找一條小路上山查看情況,自己和車龍濤阻斷公路兩頭的交通,先行避險,防止意外。

  李元春跑到車頭前方,立即將對面車道上過來的一輛麵包車、一輛中巴車、一輛轎車和幾名行人攔下,並將身後的行人緊急疏散。

  車龍濤則返身往回跑,去阻斷後方來車。

  此時情況已經非常危急,車龍濤為了自身安全,不得不一邊觀察山上落石一邊跑,而且不能跑公路,只能翻越到防護欄以外的路沿跑,還得提防不要踩空掉落大寧河。

  40米的距離,車龍濤跑了近20秒,終於趕過去將老鄭的板車和兩個三輪車、一輛私家車攔截在路中。

  崩塌

  莫名遭遇陌生男子攔車,老鄭和兩個三輪車司機有些不滿:“你又不是交警,你攔我們的車幹啥子?”

  車龍濤解釋:“前方可能要塌方,非常危險,大家稍微等一等。”

  在另一側,一輛載有6名乘客的麵包車司機也在大聲斥責李元春趕緊讓路。李元春、車龍濤始終不為所動,死死把住路口。

  10多秒後,李元春聽見身後傳來轟隆隆的幾聲巨響,接著漫天灰塵騰起,周圍的路人頓時驚恐地四散而去。

  在距離李元春10米遠處,巨大的山石從鳳凰山上崩塌下來,將一段40米長的公路全部掩埋,大部分的山石衝入公路下方的大寧河中,填了三分之一的河道。

  此時,離他們停車攔路未到一分鐘的時間。

  李元春看到,剛才一直在指責他的麵包車司機的臉一下黑了下來,不發一言,隨後倒車離開。

  老鄭看到,剛才一直在和車龍濤吵架的兩位三輪車司機也被巨大的塌方嚇傻了,轉過車頭狂奔而去。山上滾落的石頭和泥土已落在距離他們四五米處,公路上的電線桿成排倒下。

  老鄭說:“如果沒有他及時攔路,我估計後面的車和行人不知有多少會被活埋在裏面。”

  餘悸

  目前,發生岩崩的鳳凰山還不適合進行排危處置,需要等待國土資源部的地質專家前來確定處置方案。201省道因此將長時間中斷,從縣城通往蘭英鄉、雙陽鄉、城廂鎮的交通將繞行。

  接到李元春的報警,當地街道應急辦、消防、交警等部門迅速趕到現場,在確認沒有行人和車輛被淹埋之後,將危岩崩塌現場管制。

  李元春估計,整個崩塌的危岩總量在7000方左右,滑落的山體高達58米,而且現在地質情況依然不穩定。地質隊員爬上山腰,發現發生岩崩的鳳凰山上還有幾百條裂縫。

  雖然事故幸運地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和車輛損失,但事後回想,李元春依然感到後怕:“當時讓車龍濤返回去攔車非常冒險,萬一此時危岩崩塌,發生危險怎麼辦?我怎麼向他的家人交代?”

  兩人年紀相倣,李元春今年32歲,車龍濤29歲,同是重慶交通大學畢業的師兄弟,家都在位於北碚的208地質隊大院,兩人都剛剛當上了父親。來源: 重慶晨報(王偉 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