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女子圖鑒”劇 折射大陸都市女性獨立窘境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5-30 15:01:40
 都市女性的成長題材對網友有著迷之吸引力,但觀眾厭倦了懸浮的橋段和玩小聰明奮鬥,呼喚對時代與生活擁有深刻洞察力的作品。如何從短短十年的生活常態中提煉出乾貨,而不是“北漂”、“滬漂”的噱頭,正在熱播的國產“女子圖鑒”系列就面臨這樣的集體審視。也聽聽畢業于南京的女主演王真兒說,如何在職場與愛情中把握女性獨立。

 植入中國大陸故事,對消費主義法則如何突圍?

 揚子晚報報導,《東京女子圖鑒》裡的女主角綾,來自小縣城的女孩兒,從小嚮往雜誌裡東京女郎光鮮亮麗的生活,立志去東京闖蕩過上人人羡慕的人生。綾來到東京,在雜誌社找到工作,開始認識一個又一個男人……這個充滿欲望的女子,在中國大陸觀眾的接受度中,反而很真實,不討厭。

 如何把現在中國大陸都市的女子成長故事移植入其中,並不違和呢?優酷推出的《北京女子圖鑒》和《上海女子圖鑒》分別交出成績單。“北漂”陳可仿佛一直在價值觀和底線中徘徊。陳可的故事引發廣泛爭議,為北京版贏得巨大播放量的同時,隨後而至的上海版在處理這些問題上更為親民和接地氣,口碑上揚,卻在話題度上溫吞了許多。開頭處,跟男友出去面試沒有一個像樣的包,於是男友帶她花一個月工資買了範思哲的A貨包,但發現室友有一個真貨。尷尬中為自己的自尊心尋找出口,這只假貨被女主扔進了水池,掉色的污水漫延開來。包包代表欲望,也有人擔心,女主會像《北京女子圖鑒》裡的陳可一樣“包治百病”。

 如何擺脫“靠男人上位”?

 此前《北京女子圖鑒》一度陷入“陳可靠男人上位”的質疑中。有網友刻板認為,羅海燕也是同樣的套路。演員王真兒坦言,自己也曾思考過對待感情是否太隨便,但這是一部時間線長達十年的劇,“不同的時期、階段出現在她身邊,教會她很多東西之後,有的離開了,有的在一起。我覺得羅海燕足夠幸運,但足夠的努力才能配得起幸運。”

 李現飾演的男友說,“我養你”,羅海燕有些被動,但並不沉溺。男友對自己征服面試官的實力深信不疑,對女友的事業卻暗藏輕視。競爭廣告公司同一個職位,考題是給身邊的對手打多少分。羅海燕打了10分,男友打的卻是6分。結果,被錄取的那個人,意外是她。後來男友提出,要和羅海燕一起回老家,“希望有一天在上海擁有自己的格子間”的女主,只好與初戀說再見。對此,王真兒說,“幸運是一部分,但在自己的努力或者堅持之下,有一天會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女主也不打算按照同事的選擇來。金莎飾演的本地囡囡Kate,是一位粉嘟嘟、嬌滴滴的上海小公主。家境富裕,工作能力很強,卻從沒想過要當女強人,而是以嫁給金龜婿,過幸福而多金的小日子為奮鬥目標。“那種女強人的生活,我一點也不羡慕,我們上海女囡囡的夢想嘛,三十歲前,穿著Vera Wang在法式飯店裡舉行草坪婚禮。”但最後還是陷入嚴防老公出軌的無聊生活。

 戲裡戲外的職場,如何“打怪進階”?

 “滬漂”羅海燕不如陳可聰明有眼力勁兒,但長處是踏實肯幹。長相雖然被網友吐槽“不夠漂亮”,卻被業內人士稱為“高級臉”。面對愛情和職場的種種考驗,她是按部就班地穩紮穩打。上海版給人的感覺,很有職場劇既視感。臺詞中也貫穿了各種職場“毒雞湯”,比如“職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更沒有永遠的朋友。”“在職場上,每個人都是孤單的,如果你覺得自己撐不下去,只能證明這條路是錯的。”不熟悉流程、不知道怎麼跟同事迅速熟絡、害怕犯錯而反復追問boss細節、功勞被搶走只能吃啞巴虧……羅海燕在學英語、學PPT中成長,平淡的“打怪進階”模式。

 生活中,主演王真兒是江蘇徐州人,畢業于南京財經大學,不是學表演的卻做了演員。之前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是在那部爆款網劇《無證之罪》中飾演刑警。從生活閱歷來講,她和羅海燕也挺接近的。生活中王真兒,也經歷過大學時利用寒暑假打工,跟劇中大學那一段挺有共鳴。“我在餐廳做過服務員,也像羅海燕一樣站過迎賓,這些工作都有做過。”

 沒有背景、沒有表演經驗的王真兒,在演藝圈的發展並不是一帆風順。剛入行時,她被人說長相一般不好看;知名度不高,常常接不到戲,交不起房租。不是科班出身,如何在演技上成熟?她的方式是通過煲劇、看電影學習,從好演員好的表演中領悟。另外,拍戲之餘,她也不會把過多的時間去放在交際上,而是“更多時間留給自己,去看書、去看電影、去旅行、去生活……這些是演員最重要的東西。”之所以一直在堅持,還是堅信總有一天會有人發現的。(沈容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