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播劇裡這些“新鮮”職業真的存在嗎?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13 21:36:42
 最近的熱播劇中出現了不少職業領域,讓觀眾感覺十分新鮮,比如《談判官》中的談判官,《和平飯店》中的行為痕跡分析專家,以及《戀愛先生》中的“戀愛顧問”,這些職業在現實中存在嗎?揚子晚報記者採訪了相關人士。

 談判官:一席話化解困局,可能嗎?
 分析:現實中學點談判技巧很實用

 由楊冪、黃子韜主演的電視劇《談判官》正在湖南衛視熱播,劇中楊冪飾演的童薇是談判桌上的高手,不僅時尚有魅力,還掌握分寸進退有度。目前該劇的看點放在兩人的愛情,但其實一開始吸引人的還在於,談判官這一職業對觀眾還頗為神秘。比如劇中遭遇拆遷釘子戶韓奶奶不願意搬家,童薇瞭解到她因為養了十幾隻流浪貓無處安頓,採取在鄉下找民宅,並建微博群找義工,找資助,幫助其養貓,最終解決這一難題。

 生活中談判官真的存在嗎?南師大新傳院朱強博士告訴記者,“談判官”這一職業並不存在,但其職能一般是由行銷經理或者客戶代表來行使。“談判人士一般常常會採取包裝,弱化談判功能,否則會令人增加戒備心。”朱強表示,劇中一些談判技巧是有道理的,比如“談判中知己知彼,永遠不要先出價。”另外,第一集開頭編劇就設計一個看起來形式極為嚴峻的商務談判困局:全球兩大打車軟體“快閃”和“耶普”的代表正商討合併事宜時,快閃代表突然反悔,拒絕合作。接到好友的求助電話後,談判專家童薇趕過來救場。很明顯,這裡借鑒滴滴合併的案例。童薇放了一段司機的錄音,告訴老總不合併很燒錢,會兩敗俱傷,最終推動合併重新進行。這裡用的就是 “第三人”策略技巧。“特別常見的是,買房子的時候,房產仲介會跟你說,有好多人來看過了,誰誰都訂了之類的話,也是‘第三人’策略。但就談判技巧而言,最高的技巧是沒有技巧。尋常的套路,大家會首先產生戒備和厭惡心理”,朱強說。

 對普通人來說,學點談判技巧也是挺實用的。如何談成大生意?如何說服領導加薪?如何巧妙約會男神/女神?其實這都取決於談判技巧。談判中,對對手瞭解越多,越能把握主動權。不僅要瞭解對方的談判目的、心裡底線,還要瞭解對方的個人情況、性格、習慣與禁忌等。

 戀愛顧問:都那麼“不靠譜”嗎?
 分析:新興職業,被看好“不會下崗”

 剛剛播完的《戀愛先生》中,靳東飾演的程皓的職業之一就是“戀愛顧問”。在劇中來看,他負責幫愛慕某女生的男生追愛,也接離婚男欲追回老婆這樣的項目。

 真實生活中“戀愛顧問”這個職業是做什麼的呢?這是隨著時代的變化,目前國內產生的新興職業。也就是“婚姻情感諮詢師”,其業務範圍包括根據實際在感情問題上予以分析;根據實際給予客戶以切實可行的指導;根據客戶需要,創造一定條件説明客戶得到想要的愛情。不過,他們可不是當代“媒婆”,而是要根據性格、屬相、理想,對未來的規劃來幫助人們考察並預測另一半。隨著春節的臨近,“有物件了嗎?”再度成為青年男女們回家無法躲避的靈魂拷問。隨著“剩男剩女”隊伍不斷壯大,人們思想觀念的轉變,有人預測,“婚戀顧問”將成為未來最火的“不下崗”的職業。

 不過,就像劇中靳東自己的感情問題十分糾結,感情業務方面也會遭遇尷尬。比如有時候也會離譜到為幫男生“英雄助美”,竟然去紮破女生汽車輪胎,後來被女生打上門來,原因是“婚後發現這個男人根本跟追求自己時的不一樣,整天打遊戲不求上進”,指責婚姻顧問幫著騙人。因此,現實中也有輿論對該行業的專業性存在偏見和質疑。

 “行為痕跡分析”:真有那麼神嗎?
 分析:心理分析就得說說“關宏峰”

 最近,追劇黨大愛的一部劇要屬陳數和雷佳音主演的《和平飯店》,豆瓣上評分高達8.0。幾十集劇情都在飯店內發生,堪稱諜戰版《越獄》和真人版“密室脫逃”,還加入黑色幽默元素。

 劇中陳數飾演的陳佳影是一名潛伏在日特機關的中共地下黨員,但表面上的身份是南鐵株式會社行為痕跡分析專家。比如一個神秘電話到底是誰打的?陳佳影幾倍速播放研究語音特點,發現其中有腹腔共振現象,判斷出對方使用的是腹語,打電話的人很可能不是女人。“我們不會通過行為分析孤立地去判定嫌疑人是否有罪,因此它在刑偵領域並不占主導地位,只是作為偵訊過程中的一種輔助,未來這項技術的發展也只能解決判斷問題,不能解決證明問題。大家可能在諜戰劇中看到此類行為分析比較多,主要是因為其工作目的僅在於發現,在隱蔽條件下對目標作出判斷即可。但在現實中,刑偵工作是訴訟工作的一部分,我們不僅要發現,更要證明,偵查員形成自己的內心確認只是第一步,更多是在證據法意義上搜集和固定證據,為移送起訴和法庭審理做準備,而行為分析在這裡意義不大。”

 而且電視劇中確實有誇大戲劇性的方面,比如通過“眼睛向左看,表示你在回憶”來判斷,這是微表情判斷運用廣泛的梗,但其實並不科學。“我們會通過發現對方的焦慮、恐懼等情緒來判斷其說謊概率較大,但這只是一個概率,應當不斷排除導致類似情緒的其他合理解釋,才能審慎地判斷。”江蘇警官學院犯罪心理學老師馬勇說,判斷對方是否在說謊,其實還需要建立當事人的“行為基線”,也就是熟悉對方非謊言環境下的行為模式,比如有人正常說話就習慣眼神閃爍,有人說謊卻喜歡盯著你看,不能一概而論。“像《談判官》中也有商業談判中分析肢體動作,通過對方雙手抱胸,判斷緊張感,說明資金鏈出現問題。這個判斷同樣犯了“孤立解讀線索”的錯誤,對謊言的分析要結合語言、副語言和身體語言,三位一體去判斷,沒有一招制敵。”

 總結而言,馬勇告訴記者,“痕跡分析”在刑偵領域更多是指“痕跡物證”的分析檢驗工作,比如對工具痕跡、血液、DNA等,結合大家熟悉的機卡定位、視頻圖偵、大資料等科技偵查手段開展工作,再來就是請《白夜追凶》中關宏峰上場了,“面對很多刑警都無法解釋的變態犯罪,就要通過現場勘查來分析其遺留的心理痕跡,從而判斷兇手犯案動機,鎖定真凶。”

 結語:期待更多填補空白的“行業劇”

 神奇的職業領域為電視劇增加不少看點,也為神奇的劇情和主角的魅力增添光環,但也不得不說,涉獵不深,流於淺表的電視劇與行業劇無關,其中也有可能出現不科學的地方,也常常出現專業性不夠,情感等其他元素來湊的“解救”方式。如果確實取材嚴謹,很難說不會成為一部填補空白的經典。認真觀察職業領域的工作日常作為寫作素材,不讓不合邏輯的劇情,令電視劇不倫不類,則善莫大焉。對觀眾來說,電視劇裡不僅是家長裡短,應該更有技術含量。瞭解更多的領域,也是電視劇的接地氣之處。(沈容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