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探投資1968期/謝金河:捨高就低 豬羊可能變色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1-05 08:29:14
 【文/謝金河】

 去年底在一場投資論壇上,一位年輕的分析師大力推薦他看好的潛力股,這是一個月前的事,他的潛力股名單中有國巨、康控KY、旺宏、穩懋等,這個名單如果是在前年底亮出來那該有多好,因為那是二○一七年表現最亮眼的個股。

 像旺宏全年漲幅八二四%,勇奪冠軍,康控前年十一月十一日才上市,每股五八.八元,不久跌到四九元,去年底卻大漲到六二四元,一年最大漲幅達十一.七三倍,但是今年開年康控開盤就跌停。現在大家都看好被動元件缺貨,其實這個情況在二○○○年就上演過一次,那一次的最佳經典之作是禾伸堂飆成了股王,最高漲到九九九元,可是後來慘跌到十六.○五元,去年底前又漲到一一九.五元,國巨當年漲到一五○.五元,立隆到一一七元,去年大漲的凱美漲到六三.七元,這次飆向七四.八元,而智寶曾漲到六○元,立敦上次漲到三二元,這次衝到四七.九元,而華新科當年漲到五二五元,華容漲到八三.五元,天揚漲到二一四元,這是二○○○年被動元件全盛的時代。

 但是被動元件門檻不高,一旦價格持續上漲,停滯產能開出,到了供過於求,殺戮的情況就會很慘烈,像禾伸堂跌到十六.五元,國巨最慘剩三.○一元,華新科跌到五.四二元,信昌電最慘剩三.七一元,立隆剩四.一元,連現在站在百元以上的奇力新都只剩下六元,最好的是興勤還在十.六元的票面以上。

 股價漲多就有後座力

 這告訴大家,被動元件是一個波動十分巨大的產業,國巨到二○一五年之前都在十元以下徘徊,後來減資後站上票面,隨著業績好轉,股價逐漸加溫,現在業績還在日正當中,但是當市值從一六○億左右跳升到一二四○億的時候,我不覺得國巨是好的長線投資標的,充其量只能短線進出,為什麼?因為國巨的基期實在太高了,除了業績的基期高,技術面乖離也大,年線大約在一五五元,可是股價站在三五四元,這個乖離有多大?因此,現在國巨像過河卒子,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後退,一旦基本面出現狀況,股價跌起來恐怕十分驚人,所以我說進入二○一八年國巨只能短線操作。

 最近上演反轉的兩個個案,像康控、大立光它們都具備高價、高基期所有的高,先看康控,台灣名字叫康而富,是一九九二年在三重埔成立的模具廠,後來創辦人呂朝勝、李國基到模里西斯註冊轉投資昆山康龍電子,於是以康控KY的名義在台灣上市,後來成為美律電聲元件供應商,康控因為在埋入射出技術超越日本同業,再加上立訊、宣德、美律的聯盟,股價一飛沖天,在上市之前,康控十年之內,EPS只有一年超過二元,結果去年第三季一季端出五.三億、EPS四.九五元的超級亮眼成績,股價一口氣飛上六二四元,當時年線在一七五元,股價當然產生後座力,因為康控是美律的供應商,康控漲價,美律一定受不了,於是康控大漲,去年美律就從二五五元高價跌破二○○元,這個時候美律賣康控的股票,康控的股價就滑下來。

 而大立光漲到六○七五元後,去年第四季出現一波大回檔,股價從六○七五元狠狠跌至三八○○元,這一段三七.五%的大回檔嚇壞了市場投資人,今年大立光面臨成長的考驗,假如去年EPS是二○○元,那麼今年能繳出什麼成績單?這是股價最大的關鍵,換句話說,大立光EPS必須從二○○元起跳,如果低於二○○元,PE可能下修到十五倍以下,到時候可能連三○○○元都守不住,這是投資大立光的最大風險。

 嚴格檢視高價股基本面

 台灣的企業有面額的限制,每股十元面額的公司,當股價飆升到票面的幾十倍,對基本面的要求也相對嚴格,以台灣最高價的前十檔個股來看,大立光成長面臨考驗,最近競爭股后的精測與精華光學,最後看起來精華會超過精測,去年精華EPS約三三元,精測第四季出現明顯下滑,全年EPS可能不到二四元,如果今年成長力道不夠,股價有繼續下修的風險。再往下看,第四名是七○○元級的信驊,去年EPS約十六元,本益比已經很高;再往下是EPS二一元左右的矽力KY及譜瑞KY,EPS約十九元,然後是約十七元的亞德客KY,在工業四.○的路上,亞德客站對位置,但股價到了五○○元以上,同樣也考驗成長極限,我說的從高到低,包括從高基期到低基期,高本益比到低本益比,從高價到低價。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