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52期/南京大屠殺是日本右翼照妖鏡/李中邦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2-04 19:09:23
 今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1937年南京人民慘遭日軍血腥殺害,30萬人罹難。80年來,日本右翼勢力持續混淆視聽、顛倒黑白,我們若不將是非曲直講清楚,抗日戰爭等於還沒畫下句點。

 日本在近代侵略中國的行動中,出現過多次嚴重殺戮的行為,譬如:甲午戰爭時,日軍在旅順發生4天3夜的大屠殺,至少2,000多軍民死亡。「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日軍登陸後,在蕭壟(台南佳里)坑殺居民達2,000人,雲林焚屋55村、屠殺上萬人。1928年國民革命軍行經濟南,日軍藉故屠殺中國交涉人員及軍民6,123人。1932年9月中旬的撫順郊區「平頂山慘案」,屠戮3,000人。但整體來看,還是以南京大屠殺最凶殘,規模最大,死難軍民同胞最多。

 中外皆有日軍凶殘鐵證

 1937年蘆溝橋事變後,日本全面向中國出兵。「淞滬戰役」突破國軍防線。12月13日攻進南京城,隨即就是長達6周的大屠殺、強暴,零星的殺戮至翌年3月還未停歇。當時留在南京的德國商人、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拉貝(John Rabe)的《拉貝日記》,美國牧師、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主席馬吉(John Magee)拍攝的紀錄片及手稿紀錄,金陵女子學院教授魏特琳(MinnieVautrin)的《魏特琳日記》及舍監程瑞芳的《程瑞芳日記》,南京市民羅瑾保存下來的日軍自拍屠殺平民與強姦婦女照片、上等兵的《東史郎日記》等皆是鐵證。

 也有一些日軍老兵,在八、九十歲風燭殘年時,回憶當年的往事。

 赤井楠:殺了很多人,一定有好幾萬,那些人還被迫挖自己的墳。

 金子真一郎:上級命令我們殺光村子所有人,我們就得照辦,否則我們會被處決。

 田所耕三:日本軍官、士兵不斷搜尋中國女子,不論年輕或年老都逃不過被強暴的命運;我們開著卡車去抓女子,每位女子分配給20個兵蹂躪。

 一位來自鄉下的上等兵、山砲兵:上級要我們「徵用」南京居民的用品、糧食,而「徵用」就是掠奪的代名詞,接下來開始槍殺婦女、用刺刀再補刺遭機關槍掃射過的俘虜,至少30人,通通殺害,一個不留;以後甚至拿活人練習刺槍術。

 這些日本二戰老兵,憋了6、70年才講出這些往事,其實記憶早已片片段段,然光是如此,已夠令人髮指了。

 《關於戰俘待遇的日內瓦公約》1929年就訂定了,而中國和日本都是締約國,其中規定:戰俘應在任何時候都受到人道待遇和保護。至於平民,早在1899年海牙第2公約和1907年海牙第4公約的附件裡,皆有保護平民的條文。但日本都沒遵守。

 戰後,南京大屠殺時的日軍司令官松井石根,在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被判絞刑;另第6軍團長谷壽夫則被盟軍引渡到中國,接受南京軍事法庭審判(有近百位倖存者及金陵大學美籍教授貝德士等人作證),被處以極刑。南京大屠殺早已有國際定論,但日本偏偏就是有很多人用盡各種手段要翻案。

 湮滅史實、復辟軍國主義

 1960、70年代,日本包括戰前舊軍人在內的右翼勢力重新集結,孕育大批學者指稱客觀描述二戰的中學歷史教科書是「自虐史觀」,南京大屠殺也成為大箭靶。1982年日本文部省下令中學教科書裡對二戰的敘述,「侵略」一詞要改成「進出」,此後,原先的「南京大虐殺」也改成「南京事件」,教科書的解說亦趨於模糊、淡化,採用的照片換成當年日軍請日本媒體拍的宣傳照,像日軍在醫院探視傷患等。這益發助長右翼史觀無限上綱、蔓延。

 他們質疑:「當時南京有外國媒體,為什麼沒有一張有效的照片?」其實,外媒為躲避戰禍,日軍進城前早撤光了,就算有,日軍豈會允許外國記者拍攝屠殺場面?

 亞細亞大學教授東中野修道:南京大屠殺相關143張照片都是加工、偽造的。

 日本幸福科學集團總裁大川隆法以「東條英機靈言」的口吻聲淚俱下:日本陸、海軍道德崇高,是世界最高水準,……說日本軍人亂了紀律,是再三進行掠奪、暴行的軍隊,我絕對不承認」。

 這其中,有台灣旅日獨派出來幫腔。金美齡在電視節目上說「沒有南京大屠殺,中國人與日本人對人類生命的思考方式絕對不同,從日本人的心理來說,所謂屠殺,是既沒這傳統、也沒這習慣」。黃文雄則謂「南京大屠殺是中國謊言裡最轟動之作」。

 日本右翼硬抝的作法不外乎:否定所有受害者、目擊者及受害者親屬、朋友、鄰居的第一手證詞、照片、影片,連舊日軍自拍照、當時記載也一概不接受;蓄意將一小點放大藉以全盤否定;並連帶挑戰歐美的「東京大審史觀」。簡言之,即一切對皇軍不利的證據,皆蔑視為「反日」、「欺騙」、「政治利用」,最終是要抹掉南京大屠殺的史實,復辟軍國主義。

 右翼踢到鐵板也不收斂

 右翼的翻案曾被反將一軍。南京大屠殺期間有兩位女性死裡逃生,李秀英懷著7個月的身孕,在美國教會學校的地下室避難,日本兵來了意圖強暴她,她拚命搏鬥掙脫,身中37刀,日本兵走後,其父將她送進美國教會鼓樓醫院搶救,撿回一命,但孩子流產了。夏淑琴,那年8歲,一家9口人,七人被殺,她挨刺3刀與妹妹僥倖存活下來,後由國際紅十字救助、收養,其遭遇馬吉牧師用相機記錄下來。但聲稱是南京事件研究者松村俊夫的著作《「南京大虐殺」的大疑問》,及東中野的著作《「南京虐殺」的徹底檢證》,誣指李、夏兩位為「假證人」,說她們是「(中國)政府培育成那樣」、其故事是「幻想出來的」。

 李(1999)、夏(2004)兩人為護衛名譽和尊嚴,分別在南京、東京對松村、東中野及展轉社提告,最後兩人都獲得勝訴。然而,日本質疑、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論調並未就此收斂。

 2012年2月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又接連發言「沒有南京大屠殺」。迄今日本政府的見解是「不否認殺害非戰鬥人員、掠奪行為等」、「關於具體受害人數有各種說法,政府很難認定哪個說法正確」,輕描淡寫且藉口閃躲,但至少承認了確有此事。

 事實上,日本官方有關南京大屠殺的資料,二戰結束時都銷毀了,相關軍事人員被指示「在南京發生的事絕不能說出去」。當年許多俘虜遭屠殺後就近被推入江裡,或澆油燒屍,或掩埋、活埋,總是會有沒算到的,實際數字應該比現在所講的還高。中國戰後曾做過現場詳細調查、比對,包括那時受日軍委託處理屍體單位的紀錄等,但日方始終不肯虛心採信。所幸,當右翼大張旗鼓否認、日本政府漠視之際,其民間仍有像松岡環老師這群人,一一採訪當時在南京的老兵,收集口述歷史、素描、記事本之類的文字記載;學者小野賢二也蒐集到31本老兵日記,保存了日方的第一手資料。

 已列入世界記憶名錄

 日本有三位卸任首相,村山富市(1998)、海部俊樹(2000)、鳩山由紀夫(2013),到過「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可見,日本還是有深明大義之士,只是人數不多。

 2015年10月,中國大陸向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申請「南京大屠殺文件」列入世界記憶名錄,獲得通過。日本安倍政府竟質疑UNESCO的中立、公平性,之後連續兩年威脅拒繳會費,且要求更改登錄規則。到2016年8月,日本防衛相稻田朋美還在說「沒有百人斬」。由此可知,這根本就是二戰的延長賽。面對日本右翼逆流,全體中華民族應切記歷史教訓,才不會枉費這份由30萬生命換來的「世界記憶遺產」。

(作者李中邦係本刊主筆)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