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1603期/封面故事--二十四年前 獵雷艦如何殺死尹上校?

從尹清楓案到慶富案,軍火油水撈不完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1-22 18:49:35
當年海軍總部高層將領即透露,尹清楓(右)很可能是擋人財路,而慘遭毒手。本刊資料
整理/編輯部

前言:

 當年《新新聞》連續數個月不間斷追蹤尹清楓案,為此案留下最完整的記錄。此刻獵雷艦慶富弊案再起,特別摘錄整理當年本刊對尹案的報導,讓讀者清楚回顧瞭解尹清楓案。

內文:

 獵雷艦案引起政壇風暴後,海軍司令黃曙光下令,包括會議錄音等獵雷艦相關資料要嚴加管制,目的是為了防範重演二十四年前尹清楓案發後,許多重要證據神祕消失。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日,宜蘭縣蘇澳漁民撈起海軍總司令部武器系統獲得管理室(武獲室)執行長尹清楓上校遺體,頓時引爆軍中危機。

 當年尹清楓的喪生也是因為獵雷艦採購案,尹案爆發,讓眾多軍官、軍火商入獄、被處分或流亡海外。二十四年來,「尹清楓」幾乎已成了軍購弊案的代名詞。到底尹清楓案的來龍去脈為何?與今天的獵雷艦案有何不同?

誰謀殺了海軍上校?

 尹清楓究竟為何而死?軍火採購利益分配問題是主因。這一點郭力恆(海軍武獲室前上校組長)應訊時也證實。目前可知,獵雷艦的採購案是這件謀殺案的一部分,並非全部。至於尹清楓是因為清白耿直、擋人財路而被殺?還是本身也與軍火商有利益糾葛?則有待進一步釐清。

 獵雷艦的採購極機密,這個採購案從民國七十二、三年就開始在談。由於海軍嚴禁有代理商介入這項採購案,因此,當稍後傳說有一家闡氏公司介入該項採購時,國防部毅然停止該項採購,時間長達一年多。

 後來國防部再查證代理商已經不在了,於是再度進行,國防部並跟德國強調,中間不能有代理商,否則視同違約。當時建案是買四艘,最後透過中油的名義買成,賣給我方的廠商是A&R廠,但這件事後來被德國政府得知,該廠違反商品輸出法出口許可被取消,於是該廠就以變相漲價的方式,來讓我方購買零附件的企圖打消,他們零附件的金額由先漲一八%再漲到三○%,我方無法忍受,便祇好另覓廠商購買。唯一的條件是,必須能取得出口許可。

 後來德國L廠便出面跟海軍簽約,當時是民國八十一年,合約到八十三年五月為止,合約內容大約是四億台幣,八十一年九月海軍先簽下兩千兩百萬馬克,至今還有後續的一千七百萬合約尚未簽訂。原本這個零附件的採購應該沒有問題,但後來由於製造水下遙控除雷載具的德國STM廠突然被收回輸出許可,這下子讓L廠的代理業務少了極重要的一項,而這一項等於是獵雷艦最重要的部分。當時,傳出的消息就是張姓代理商代表STM廠和海軍接觸,而且有部分的現役軍官跟他們有接觸,沒多久,海軍總部就收到黑函,指稱郭力恆和尹清楓入股到張姓代理商這家公司,政三處也曾加以瞭解。

 這件事,後來引起尹清楓和涂太太(台灣旅德軍火代理涂鄭春菊,當時代表德國L廠)之間的衝突,尹認為涂寫黑函抹黑他,而涂則矢口否認,涂太太也曾找張姓代理商對質,問他是否真的代理STM廠的零附件,張說沒有。

 九日早上,郭力恆曾向尹清楓說:「他們在等,要來抓人了。」意思即是軍火商要來找他們談。如果尹最後果真去赴軍火商的約,那這幾位與獵雷艦零附件採購有關的軍火商,就必須詳加調查了。

 不過,據調查單位透露,尹清楓的死,絕對不是獵雷艦零附件採購這麼單純。在其他的採購中,因為尹清楓的地位很重要,因此,成為廠商爭相籠絡或者甚至排除的目標。

 一位海軍總部高層將領透露,尹清楓到武獲室的時間很短,但是由武獲室退伍出去的軍火商不少,甚至有些現役軍官跟這些軍火商的關係密切,他們懷疑尹清楓這位初生之犢很可能擋了別人財路,而慘遭毒手。(摘錄自三五五期【封面故事】,邱銘輝撰文)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603期〉goo.gl/1zwkim

(來源《新新聞1603期》11月23日--11月29日)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