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雜誌376期/文創、餐飲、互聯網、教育 台客殺進紅海拚搏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0-08 23:38:00
【作者:邱莉燕 攝影:蘇義傑】

 儘管上海各種成本愈來愈昂貴、儘管兩岸政治關係轉趨冷淡,但台灣年輕人勇闖上海創業的熱潮,仍持續未減。

 近來,從互聯網、文創、教育,甚至是殺成一片紅海的餐飲界,都有來自台灣的新入場者。

 紡織老廠蛻變 玩出深度體驗

 【文創】麥可將文創園區總經理 連泰瑞

 文創是台灣的強項產業,以此切入上海創業,是很多年輕人的選擇。他們在上海,驚喜地找到一處由台灣人經營的文創園區,裡面裝滿了台灣手藝匠人。

 距離上海七寶老街五分鐘車程的麥可將文創園區,綠樹掩映中,十棟充滿文藝氣息的特殊建築探頭出來。有由紙箱建造而成的大門,也有竹子舖滿所有牆面的竹城堡,形形色色的彩牛雕塑隨處可見,晃逛其間,有一種尋寶的感覺。

 園區設計別出心裁,建物內部則充滿濃濃的工業風,原來這是由28年製造歷史的紡織老廠所改建,針織大圓機改造而成的展示台、老棧板搖身一變成為文創商品長桌,牆上還掛著當年送貨用的古早腳踏車。

 家具、珠寶、皮革、烘培、黏土彩繪、玻璃……,麥可將文創園區群聚23種手作行業,沒有一種重複,除了販售文創商品,還強調由專業手藝匠人現場教學手作體驗,每到假日總是人山人海。

 相較於太過商業的田子坊,或太過藝術的莫干山M50創意園,麥可將文創園區為上海開創了新的商業模式。

 麥可將的幕後推手,就是台商。文創園區總經理連泰瑞,是典型的台商第二代再創業。

 於澳洲UNSW新南威爾斯大學畢業後,連泰瑞來到上海接下紡織廠家業,但遇到2008年大陸展開「騰籠換鳥」計劃,不少較低附加價值的傳統產業被迫往外遷徙,連泰瑞只得將市區內的紡織老廠,轉做辦公室出租。

 一次回台灣,看到華山等文創園區蓬勃發展,許多是從老廠房改建而成,讓他想起,父親在上海的紡織老廠,搭載著輝煌的歷史,不也擁有發展文創園區獨一無二的優勢?

 在父母支持下,他投入1500萬人民幣,歷經三年,自己畫設計草圖改建,打造出中國第一家由紡織廠蛻變而成的文創園區。

 在規劃階段,連泰瑞的眼光便與眾不同。老廠房周圍5公里已有近20萬平米的商場,文創園區如果再規劃很多的商業空間很容易失敗,因此要具備獨一無二的元素,於是他轉而聚焦深度手作體驗。

 方向決定後,他從台灣北訪談到台灣南,共接洽了400多家文創業者,希望從台灣的匠人系統中,挖掘出具有深度與廣度的文創。歷經500多次談判,他說動這些功夫深厚的手藝匠人到上海開創新天地,最終選擇23家入駐,其中半數來自台灣。

 入駐者第一年免租金,第二年半價,第三年按照兩年前的租金行情收租,是刻意給創業家的優惠。一樓販售文創商品與手作體驗,二樓以上租給設計師開工作室,創業家既可做市民消費者的生意,也能接到公司行號的大單。「有B2B也有B2C,業務更廣泛,」連泰瑞點出園區欣欣向榮的關鍵。

 園區還提供「房客」公司註冊和報稅等行政事務協助,並是草創者商業經營的最佳諮詢對象。

 經營至今不過兩年,來自台灣的青木工坊、紙箱王等文創廠商在上海聲名鵲起,赴外地講授台式文創的邀約不斷。有趣的是,復興美工在上海工作的校友有100多位,也承租此地成立復興美學中心,作為聚會場所,並製作文創商品、展示及銷售,甚至對大眾教學。

 已有愈來愈多的台灣人來到麥可將文創園區創業,連泰瑞驚訝發現,光是今年上半年,主動上門找他要空間的台灣年輕人,不少於20位。兩位來自台灣中部的小女生擅長做拼布,想來上海創業,她們告訴連泰瑞,現在台灣做拼布創意很辛苦,通路打不開,只能轉到上海。

 又如鈿工坊首席設計兼負責人汪筱涵,今年4月進駐麥可將文創園區。28歲的她,興趣是為人量身打造珠寶首飾,由於訂單多,又是一個人擔負起所有的事情,每天工作到10點才下班。但辛苦是有回報的,不過三個月,這家不到三坪大的店已經開始賺錢。

 「上海是充滿機會、競爭激烈的地方,」汪筱涵說,相較於台灣舒適圈,想要在上海立足必須很拚命,並要勇於展現自己,「否則別人看不到你。」

 台式居酒屋破億模式 移植上海

 【餐飲】烤大爺連鎖餐廳創辦人 楊家勳

 懷抱脫離舒適圈想法的,還有烤大爺的創辦人楊家勳。他投入的是競爭愈演愈烈的美食餐廳。

 烤大爺的台灣母店叫「就醬子烤吧」,這間連鎖烤串餐廳自2009年起,年營業額均破億元台幣。裝潢走台式居酒屋風格,標榜的是直立式烤爐以紅外線燒烤,在台灣獲得研發專利,無油煙無炭火,把食物烤得美味又健康。

 「我到上海來賣台,」語出驚人的楊家勳接著趕緊補說一個「味」字,愛開玩笑的他,再講一遍是「賣台味」。

 就醬子烤吧把台灣的成功模式複製到大陸,即將開出中國的第一家直營店,地點已經找好,就位於上海浦東陸家嘴的96廣場,看中的是這裡巨大的人流量,這是一個大家都在排隊進餐廳的商場。楊家勳砸下300萬人民幣,9月底開幕。

 上海開店是楊家勳人生的一個里程碑,早在2012年,楊佳勳才38歲,就覺得錢賺得多到可以退休了,頓時感覺很無聊,就想著應該再多做一些事情。離開台灣到國外發展,挑戰新極限,成了他的下一步。

 選擇上海,主要考量這裡是國際大城市,是進軍世界的試金石。「胸懷全球市場,台灣是出發地,中國大陸是踏板,所以進軍國際人士雲集的上海很重要,」楊家勳豪氣地說,如無意外,繼上海開店之後,創業新選擇將是到加拿大與馬來西亞。

 懷抱「烤肉可以讓城市更美好」的楊家勳,將上海新餐廳的人均消費定為150元人民幣,是台灣的兩倍。一則是因為上海物價水準比台灣高,二則塑造台灣味的高端形象。

 他評估,餐廳開在上海有四成機率會成功,「但只要有一成,就值得來上海闖一闖!」

 以舞會友 用戶數挑戰50萬人

 【互聯網】「跳跳舞」App聯合創始人 陳思寧

 清晨7點的楊浦公園,儘管有點毛毛雨,卻不能阻止中國大媽們跳廣場舞的熱情。看在22歲陳思寧的眼裡,這正是創業的好機會。

 陳思寧與其他四位合伙人共同出資500萬人民幣,開發了一款名為「跳跳舞」的App,大媽們可以上傳自己跳舞的影片到這個平台,與其他廣場舞團體交流,App上也會不時放送與上海市政府合作舉辦的廣場舞比賽訊息,並且提供小班教學的培訓課程。

 沒有太高深的商業邏輯及科技技術,這款2016年問世的App,卻深受上海廣場舞大媽們的喜愛,一年以後用戶達到50萬人,上海平均每三個廣場舞團隊就有一個知道這個App。

 跳跳舞的獲利模式,是仰賴比賽活動的贊助及廣告。以近期由上海閔行區政府及上海市體育總局掛名的大型比賽為例,數千支隊伍齊聚楊浦劇院,盛況空前。大媽們盛裝打扮載歌載舞的同時,比賽現場掛出贊助商家的logo與攤位。陳思寧測算,一場比賽,至少入帳20萬人民幣。

 其實這已是陳思寧第二次在上海創業,而他本人還是在台灣就讀的大學生。

 高中剛畢業時,他參加了2014年兩岸精英研究暨參訪夏令營,前往台資企業85度C的上海總公司實習,隔年再度參加,在德國電梯公司蒂森克虜伯工作。兩次與上海的近距離接觸,讓他覺得很有機會。

 第一次創業他做的是餐飲,後來因為靈感被剽竊而中止。有一回看新聞,看到大陸大媽為了在廣場上跳舞,即使被狗咬了也不放棄,這群把跳舞當成信仰的大媽們,意志力之強令他印象深刻。

 經過研究,愛跳廣場舞的大媽們多為退休人士,有錢有閒,有健身及社交的需求,「以舞會友」的創業點子萌生於陳思寧的腦海。

 「五個聯合創始人當中,只有我是台灣人,」陳思寧說,透過朋友介紹再轉介,他找到內地的金主和擁有不同專業的合伙人組成團隊,讓點子快速「落地」。

 一邊經營著上海最大的廣場舞社群,陳思寧一邊還在台北城市科技大學就讀夜間部。特別轉系到這種企業班,考量的是只要假日上課即可,符合他大多數時間待在上海的需求。陳思寧也不考慮休學,一旦休學馬上要當兵,就更沒時間照顧他上海的生意了。

 上海之於陳思寧,不僅僅是創業的啟蒙地,還帶來一種在國際大都市成名的成就感。「被上海認同的一刻,會興奮到讓人雞皮疙瘩站起來,」陳思寧說。

 「兩岸的鬥志差很多,在上海,拚命的人比抱怨的人多,」陳思寧說,台灣年輕人常抱怨台灣是鬼島,但在上海,壓力會大到讓人沒時間抱怨。他只會督促自己如懸梁刺骨般更認真、更努力。

 設計闖關遊戲 教導編程邏輯

 【教育】極客龍機器人執行長 王之躍

 台客上海創業,也有人切入剛剛崛起的機器人教育。

 來到上海合川路,這條因為韓國餐廳林立而有韓國街之稱的馬路上,由台灣人投資的極客龍機器人創客教育公司就座落於此。滿牆整櫃的機器人模型與樂高積木的組合,讓學員能透自由發揮想像力。

 在桌上攤開一張大地圖,極客龍機器人執行長王之躍與技術長沈玉龍,拿起自製的吉波機器人,對著刷卡片,按照卡片上的指令動作。

 到達目的地要結合前進左轉和右轉,玩的人就要按照地圖的路徑設計機器人的動線,一關接一關通過。

 「藉由通關遊戲,可以教導小朋友什麼是編程邏輯,」沈玉龍說。極客龍機器人賣的不只是會動的機器人教具,更大的商機是販售科技教育的系列課程。

 據初步統計,中國科技創新教育類門店的數量不超過2000個,市場遠未飽和。王之躍初步估算,五年內市場規模將達到280億人民幣。

 結合了機械、電子、軟體三門工科知識的機器人教育,王之躍與沈玉龍雙雙看好,分別辭去原有的工作,2016年下半年毅然創業。

 原本公司在四川註冊,今年轉移到上海成立總公司,「一個註冊在上海的公司,比較能吸引融資,」王之躍坦白說。預計今年底,新公司將在上海進行A輪募資,目標金額是3000萬人民幣。

 極為國際化的上海,有利之處是大學畢業生群聚,對新創公司找人才來說,比較容易。

 這是58年次的王之躍第N次創業了,自1996年起,他已輾轉長三角與珠三角多年。這次再到上海創業,期許這個大事業是他最後一次創業。

 即便兩岸的政治關係冷淡許多,但上海,還是成為不少台灣年輕人創業的希望所在。不少台灣年輕人的大夢想,希望在上海實現。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