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楊開煌:大陸有足夠能力挫敗「台獨」之分析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2-07 20:32:40
一、前 言

 中共的對台政策毫無疑義是為了國家的統一,然而從統一的形勢來看,中國的統一大業一直存在著向心力和離心力兩種勢力,在上個世紀威脅「統一向心力」的「分裂離心力」是以「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及當年不成氣候的「台灣獨立」,進入70年代,北京的「一個中國」論在國際上開始勝出,到了90年代,國際變局雖然大大不利於社會主義國家,但在「一個中國」的議題上,北京依然佔據優勢,而台灣也在政客的主導下,透過去中國化的操作,在台灣內部的分離意識逐步高漲。

 進入21世紀,中國的統一大業的挑戰就來自「台灣獨立」,前後兩個挑戰都有外國勢力介入的背景,但是「台獨」的外國背景,在西方霸權的眼裡,似乎更具合理性,因為這是台灣人民的自主選擇。因此,新世紀的國家的統一大業就包含了「反獨」和「促統」兩大部分,在胡錦濤時代第一任是「反獨」為主,第二任才轉為促統,在政策上比較含蓄,以往的馬政權在「反獨」議題上,形式地配合北京,在「統一」的議題上拒絕與北京合作,北京當然不滿意,然而馬辛苦地為台灣爭取到必要的時間,台灣不但不感激反而說他賣台。

 習近平接任後,遇上民進黨政權,蔡英文的兩岸政策是直接以「促獨」來「反統」,迎合台灣人的民粹心態。引發大陸社會一片武統之聲,在此氛圍下,習的「十九大」政治報告重申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對台方針,著實讓獨派雀躍,統派憂鬱。

二、習的制獨促統

 習近平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中說「我們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絕不容忍國家分裂的歷史悲劇重演。一切分裂祖國的活動都必將遭到全體中國人堅決反對。我們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圖謀。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砥礪奮進克難前行--黨的十八大以來對台工作的不平凡歷程,http://cpc.people.com.cn/19th/BIG5/n1/2017/1017/c414305-29590559.html,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2017年10月17日) 在上述的宣誓中,有三層意義:一是台獨是分裂行徑;二是我們絕不容忍;三是我們有足夠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分裂圖謀。所以首先定位,繼而說明立場,三則展示能力。前面兩層的說法、用語與中共官方慣常的說詞相似,最後一層的用語「能力」,而非力量,更非武力。何謂「能力」,相對的英文是capability而不是power,能力理論上包括綜合的能耐,當然也有武力在內。顯然北京在對台獨分裂行徑完全不能容忍的情況下,用以挫敗的手段,在衡量用語時,並沒有使用軍事意謂更明確的「力量」或「武力」等用語,而是選用了「能力」乙詞,這可從側面說明中共對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戰略自信、戰略耐力和戰略定力。其自信來自台灣絕對獨立不了,「統一」是終究要達成,也必然要完成的政治目標;有了這樣的自信,自然就有戰略耐力,所謂「耐力」就是在統一議題上有其耐心,這與前一段大陸社會在議論台灣問題上,以及相關學界在論述兩岸關係上「武力統一」的表述頗有差異,這就是耐力,「耐力」就是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對手的表現,有了自信,有了耐心,表現出的「定力」就十分明確。習的「戰略定力」還表現在「和平」,不僅僅是中國「統一」的和平過程,更是統一之後的穩定治理,不再分裂的長期和平狀態,個人以為這恐怕也是習近平所追求的「和平統一」最有特色的地方,和平不僅僅是統一的過程也是「統一」的目的。這樣來理解,習近平所說的「足夠能力」,就應該不僅僅只是武力,以當今大陸的籌碼而言,甚至可以說對付當前台獨,根本無需使用武力,或是說武力並不重要。

 再看習所說的「能力」,主要包含經濟力和軍事力等硬實力(power),文化力、人才力、科技力、外交力等軟實力(capacity),以及治理力等潛實力(capacity)。

 目前看來,如果在硬實力方面,軍事力的使用暫時不計的話,經濟力已經使用多年,應該說效果已現,按台灣「經濟部國貿局」公布的兩岸貿易數據統計的結果,自「2008-2015年,台灣對大陸和香港的出口比重在40%左右,其中,以2010年所佔比重41.8%最高,此後緩慢下降,2015年降到39%以下,大陸學者王建民認為「在這一統計中,台灣對大陸出口比重,將香港計算在內,即將台灣對大陸出口額與台灣對香港出口額合併,計算為對大陸出口比重,準確的描述應為『台灣對香港與大陸出口比重合計為40%』」。(王建民,台灣對大陸出口依存度究竟是多少?https://read01.com/zh-tw/d3OQ2E.html#.Wgwz5kqWaM8,2016/11/07,華廣網)而在經濟方面,隨著大陸的不斷崛起,加上地緣經濟以及台灣發展的自身需要,這一部分,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只能為台灣的經濟依賴在心理上分憂,而不可能化解此一依賴上升的趨勢。

 所以在硬實力方面對尋求外力奧援的對抗,民粹情緒的逆勢操作,其效果均十分有限,而且從台灣未來的立場看,也是流失時機、短視應變的號召。

 再以軟實力的角度看,近年來大陸在現代化的征程上,取得了重大的進展,以至於中國文化、科技、治理能力、引領的角色和功能,也開始深受重視,特別是21世紀,北京奧運、上海世博,進入第二個10年一開始中國的經濟總量就超過了日本,對世界經濟的貢獻從2013-2016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達到30%左右,超過美國、歐元區和日本貢獻率的總和,居世界第一位。」(中國經濟一枝獨秀 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穩居第一位,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7-10/11/c1121782720.htm,人民日報,2017-10-11)經濟總量開始逐步逼近美國,而《福布斯》在報導中說,中國多個行業的科技企業在全球佔據主導地位,或至少是舉足輕重的。中國在超級電腦方面引領全球,中國企業在安全產品、聊天應用、網約車服務和電動汽車,當然還有電子商務方面擁有重大市場影響力。(梁福龍,北京中關村取代矽谷獲評為全球頂級科技中心,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71105433552.shtml, 2017-11-05觀察者網)

 事實上,量子通訊、高鐵、大飛機、潛海等技術也開始領先或追近世界一流水平,進些成就使得中國人真正「告別了20世紀中國的悲情歷史,走出中國,分赴世界」,世界開始就真正感受到中國的發展正在融入全球,改變世界。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