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姜新立:「川習會」後的兩岸關係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2-07 20:31:34
 美國總統川普11月3日展開他上任以來首次亞洲之旅。川普這次長達13天的馬拉松式亞洲之旅有多重任務與目的,訪問的國家包括日本、韓國、中國、越南與菲律賓,並參加年度性的APEC及東盟高峰會。

「政治狂人」與「政治強人」兩人會晤

 11月8日下午,川普搭專機抵達北京,對中國進行國是訪問。這是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首次與川普在北京會晤,也是美國為了東北亞情勢,尤其是朝鮮半島北韓核武威脅問題,由川普總統親自前來亞洲謀求「解決之道」。此外中美貿易的巨大的逆差如何解決,對「政治商人」川普而言,也是當急之務。可以這麼說,這次「習川會」是中、美兩個超級大國政治戰略性的高峰會,也是川普亞洲行最重要的外交活動。

 習近平夫婦8日下午先陪同川普夫婦參訪故宮、寶蘊樓茶敘,並進晚餐,一方面讓川普體驗一下東方文明最重要的代表者中國的歷史與文化的偉大,另一方面也藉此加深兩國元首的私人情誼,以便川普此行能為「新時代」中的中、美關係的穩定與發展奠定基礎。接著9日「習川會」重頭戲登場,這是「政治狂人」與「政治強人」第二次正式會晤,全世界矚目。

 台灣社會及民進黨蔡政府更是密切注意「習川會」,一方面擔心川普會否拿「台灣」做棋子與北京作政治經濟利益的「TRADE OFF」;另一方面也希望「習川會」不要觸及「台灣問題」,讓台海形勢繼續「保持現狀」。民進黨的「擔憂」雖未出現,但「希望」恐怕已然落空,若比較過去幾位美國總統任內訪問大陸的情況看來,這次「習川會」有觸及「台灣問題」,但在共同記者會上習、川兩人又均未談及「台灣問題」,顯然「台灣問題」已被冷處裡掉了,這在政治意義上「絕不尋常」。

 首先,對中共而言,這次「習川會」是「新時代」中、美關係的新定位。北京這次把中、美關係新定位為「新型大國關係」,其特徵是「既合作、又競爭」,因此習近平在會談中表示,中美關係正處在新的歷史起點,願與美方一起「相互尊重、互利互惠、聚焦合作、管控分歧」。

台灣已邊緣化為「孤雛」

 從川普在公開記者會上高度讚揚習近平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大方、好客」,並為中國的成就「感到驕傲」,加上這次「習川會」的內容與結果看來,堅持「美國優先」的川普似乎已經知道如何避免美中雙方戰略衝突,既知道「聚焦合作」,也瞭解「相互尊重」,顯然對習近平所提出的「新時代」下「新型大國關係」有了瞭解與認同。因此這次「習川會」是中、美兩個大國領袖的高峰雙邊會談,主要聚焦於中、美雙邊貿易和北韓核武危機問題上,川、習兩人都同意在北韓問題上不再重複過去失敗的處理方式,也都同意全面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雙方也共同承諾致力於朝鮮半島無核化。這樣的戰略性中、美大國高峰會談當然聚焦於「國際問題」/「世界性議題」,從習川兩人三次面對媒體時均不談及「台灣問題」,可見「台灣問題」已由「國際問題」轉化為「內政問題」,不然就是「台灣問題」已被邊緣化,可見台灣希求的「中、美、台戰略三角關係」如今缺了一角,只剩「中、美大國戰略雙邊關係」了。如此看來,在習近平「新時代」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下,「台灣問題」既已邊緣化,台灣已變「孤雛」,「兩岸關係」更無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所提出並希望出現的「兩岸互動新模式」了。

 其次,在中、美兩國龐大貿易逆差問題上,川普一改當選總統時對中國的強烈抨擊,也不再像今年4月在美國的第一次「習川會」上川普為了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問題向中方習近平提出的「百日計劃」,反而說:「我不怪中國,誰能責怪一個為了公民利益而占他國便宜的國家呢?我肯定中國。」川普對中國由「抨擊」改為「肯定」/「讚賞」,習近平也誠意地為平衡中、美貿易逆差,當著川普的面簽署了34個合作項目,金額超過2,535億美元的採購計劃,內容涵蓋能源、通信、金融、醫藥、農業、基礎設施、智慧城市等領域。習近平送出如此這般超級大禮,讓川普國內低沉的民調立刻高昇,川普的喜出望外可想而知。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