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稿/訂立 「財政紀律法」正是時候/智庫論壇/周信佑(國政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6-01 17:26:02
 蘋果日報日前動新聞日前比較陳水扁、馬英九與蔡英文總統任內舉債金額,陳水扁2000年5月底上任至2008年5月底卸任期間,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由2兆1,721億元提高至3兆6,644億元,淨增加1兆4,923億元,平均每年舉債淨增加1,865億元;馬英九自2008年5月底至2016年5月底卸任時,舉債金額增加至5兆3,988億元,淨增加了1兆7,344億元,平均每年舉債淨增加2,168億元;而統計至今年5月底,蔡英文上任2年中央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實際數為5兆3,893億元,減少了95億元,平均每年舉債減少47.5億元。

 從數據來看,馬總統任內舉債金額的確是最高。然回到當時的時空環境下,來看,馬英九上任即面臨全球性的金融風暴,美國的金融危機,除了銀行與壽險機構紛紛倒閉外,原物料大跌,股市大跌,剎那之間影響擴及全球,全球經濟嚴重衰退,無一倖免。為減緩全球金融風暴對經濟造成的衝擊,各國政府多以凱因斯理論為基礎,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一方面擴大公共支出,另一方面則是以減稅與稅改刺激消費與投資,也導致政府財政赤字大幅增加。

 翻開國外金融海嘯後債務變化情形,美國總統歐巴馬2009年上任時,美國國債僅10.63兆美元,至歐巴馬2017年1月卸任時,國債突破20兆美元,增長近一倍;日本2008年國債為983兆日元, 為因應全球金融危機,振興經濟,2009年底日本國債突破,1,000兆日元,2016年更攀升至1,300兆日元。足見政府當時舉債確實是因應國家之需要,舉債金額也遠低於美國、日本。

 隨後,推動「財政健全方案」,遵守財政紀律,中央政府債務比率(一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占前3年度GDP平均數比率)才能從2012年高峰的34.02%逐步下滑,2013年降至33.79%, 2014年32.74%,2015年31.58%,2016年31.15%,2017年更進一步降至30.73%的新低,符合公共債務法40.6%債限規定。

 如今蔡政府強推前瞻建設,第一期四年共4,200億,全數舉債;另外一個根源是年初推動的租稅改革,也造成每年約200億的稅收損失,造成未來債務將大幅上升。依據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預計到今年底未償還餘額債務將達5兆6,957億,蔡英文總統兩年未償債務餘額就將增加3,510億元,債務累積速度較陳水扁與馬英九也不遑多讓。

 另依據財政部資料,去(2017)年年底平均全體國民每人負債為22.9萬,但到了今年2月,短短2個月間,平均全體國民每人負債增加到了23.6萬,很快速地增加了7千元;主要原因就是蔡政府強硬推動前瞻基礎建設的關係。更何況前瞻計劃的地方政府配合款就高達3,700億元,但目前地方政府舉債額度只剩3,000億,完全不夠。以高雄為例,前瞻計劃將支出1,800億,高雄市政府須支出配合款750億,但目前該市舉債額度只剩570億。因此,可以說當前瞻軌道完工之時,就是地方財政破產之際。

 目前雖訂有「預算法」、「公債法」、「財政收支劃分法」等相關法規,卻屢見政府未遵守財政紀律,尤以此次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為甚。未來如國家遭遇天災、地震等緊急危難,恐無法因應,後果不堪設想。政府應盡早正視國債危機,訂立更嚴格的「財政紀律法」,來嚴格規範政府支出,不要讓失控的國債變成下一代無法承受的壓力與負擔才是正途,否則蔡政府如果執政八年,債務增加的數量「超扁趕馬」後來居上將是可預期的。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