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星島日報專文--兩個家庭的故事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4-16 06:10:02
 美國星島日報15日專文--兩個家庭的故事 全文如下:

 掌門人什麼都談但很少談家庭和談管教小孩的議題。不談家庭的理由很簡單,托爾斯泰在他的小說《安娜柯蕊妮娜》一開頭就說:「所有快樂的家庭原因都一樣,不快樂的家庭不快樂的原因各有不同。」至於管教小孩的原理也是如此:「小孩成器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運氣,不成器的原因卻各有不同。」「信」口開河並非全無道理,想想看,那些自稱懂得如何如何有效管教小孩的專家,如果他們那套真是百發百中的話,那天下的小孩都進「東西兩福」了。會嗎?管教小孩是知易行難的事,「專家」是唬人的。

 最近在美國有兩個家庭成為大新聞,這兩個家庭一個是在華盛頓州的老美,一個是父母在台灣,小孩住在美國賓州的老中。兩家之間八竿子打不到一絲一毫的關係,但故事的發展卻原以為是小事一樁,但後來案情發展有點像剝洋蔥,一層一層往下剝時,大家才警覺事情沒想像中的那麼單純,也許這是這兩件事會吸引大家好奇的原因。

 我介紹這兩個家庭的故事是認為他們的故事非常特殊。發生在美國人的那家,開始是單純的悲劇,但後來變成驚悚的懸疑劇。發生在老中的那個家庭的故事,原本是一場鬧劇但後來會演變成肥皂劇。但歸根結底劇情仍然回歸到家庭結構和和管教小孩的基本問題。發生在老美家庭的故事,也許對我們不會造成有感,但發生在老中家庭的故事,由於家長是台灣有名的藝人,小孩是單獨借居在美國的高中生,他們的故事,對信文讀者中還有未成年小孩的父母頗具警惕性。現在讓我先談發生在美國那個家庭的故事。

 有一對女同性戀叫Hart的白人夫妻,帶著六個收養的黑人小孩,年齡從12歲到19歲,在北加州一號沿海公路上掉下懸崖。到目前為止,找到了六具屍首。兩個下落不明的小孩中,有個叫Dovonte Hart的15歲男孩。2014年Dovonte在一次示威遊行的場合含淚和一個白人警察擁抱的照片,在媒體上傳遍全國。從各方面的資訊判斷,收養這六個黑人小孩的Hart夫妻,在信仰上屬於如假包換的激進自由派。對思想激進,熱血沸騰的人士,不管他們的對象是宗教還是政治,我向來對這種人採懷疑的態度,不敬而遠之,免得惹麻煩上身。

 兩個白人同性戀女子,認養六個黑人小孩,她們生活中一定會面臨兩種壓力。其一,經濟上的壓力,要養六個小孩豈是容易的事?我不知道這兩個女子的經濟來源是什麼?其二,在社會大眾的眼裡,這種家庭「很怪」。小孩在「很怪」的特殊家庭環境中長大,接受的是與外界隔離的「自己來教」的教育方式,在價值觀上也很可能與眾不同,對這六個被認養的小孩並非是福。

 加州一號沿海公路我是識途老馬,在公路靠海那邊常有一塊空地,大概有100呎的距離才會到懸崖。我一開始就懷疑車禍是交通意外,因為我常在這種空地停車看海或讓後面的車子超車,我很難相信如果不是故意,車子怎麼會衝過這麼長的距離掉到懸崖下去?如果是自殺?為什麼?是開車人個人一時衝動?還是夫妻共同計劃好的預謀?不管最後八具屍首會不會都找到,車裡有八個人應該不會錯。現在有這家人的鄰居和朋友出來發表寶貴的、不寶貴的和&^%$%^意見,我認為大可不必。我們豈能知道別人家的事和別人的內心世界?

 我們住的短街上一共是18戶人家,兩頭有鐵欄杆門,要密碼才能開門。照理說我們18家關在兩個門的短街上彼此應該很熟吧?也不盡然。兩年多前我們回香港慶祝岳母大人105歲生日收到「街長」的電郵,希望大家遇到記者訪問最好少講話。回美後才知道一位鄰居的男孩,史丹福(東西兩福之一) 學生,因為情傷,在女孩家(不住我們那條街)前院草坪上槍殺女友後自殺。那個年輕人平時彬彬有禮,他的內心世界也許他父母都不知道,遑論我們這些鄰居?

 美國是一個培養各類極端分子的溫床。大家還記得1978年Jonestown 集體自殺事件嗎?英文中Drinking the Kool-Aid的特殊意義由此而來。和Jonestown事件一樣,我認為Hart家庭墜崖不是自殺是謀殺。

 結論是:太與眾不同的家庭容易出與眾不同的事,下星期要講的那家人的故事也是如此。

 ( 信懷南專欄 )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