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饕的觀點: 春風得意馬蹄疾 到墨爾本看賽馬/作者:楊本禮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6-14 18:55:57
隨時隨地都可以喝汽泡酒(香檳酒)楊本禮攝
紳士淑女們的新潮衣服 楊本禮攝
 用「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墨城花」來形容澳洲墨爾本春季賽馬和嘗花節日喧嘩日子,最為切題。賽馬,本來是英國人的「獨門專利」。隨著大英帝國勢力的擴散,賽馬也隨著勢力擴張世界各角落。往後,大英帝國勢力日漸衰退,殖民地也紛紛獨立。雖然英國人原有的制度可能不再為新興國家所採納,但是賽馬卻仍然保留下來,而且「發揚光大」。澳洲第二大城墨爾本杯大賽馬日,就是最好的銓釋。老饕初到英屬北婆羅洲時,就感受到英國人傳到殖民地「賽馬文化」的風潮!每到賽日,馬迷為之瘋狂!

 澳洲地處南半球,因此,每年九、十、十一 三個月份,均屬春天。墨爾本較靠近南極,真正的春暖花開的看花時節,也多屬晚春。墨爾本的賽馬日均從十月中旬開始直到十一月的第二個星期二:墨爾本杯(Melbourne Cup) 大賽日達到高潮!墨爾本杯賽馬馬日是維多利亞州的官定假日。但具有賭馬血液的澳洲人,雖屬他州,到了墨爾本杯大賽日也會「自動放假」,收看實況轉播。即使在辦公室上班的人,到時也心不在焉,乾脆在辦公室裏打開電視收看,沒有電視的辦公室,也打開收音機聽實況轉播。等到墨爾本杯主賽開場,整個澳洲「一片寂靜」,直到結果宣布為止。中獎的人,隨著開香檳之聲而歡呼,押輸的人,只有唉聲嘆氣,等到明年再來。

 墨爾本杯大賽雖有130年的歷史,但只能說是一種地方性的賽馬,並不能吸引國際名駒前來一試蹄聲,更遑論世界實況轉播。可是,主辦單位卻想出了諸多推廣點子,其中以1965 年11 月的墨爾本杯大賽最為轟動。因為大會邀請到當時最有國際聲望的模特兒珍·絲麗普頓(Jean Shrimpton) 前來參觀比賽。60 年代的墨爾本民風尚屬保守,而絲麗普頓小姐卻大膽穿著短及上膝蓋的寛鬆迷你裙、不穿絲襪、不帶手套、更不戴帽子。當她出場亮相時,全場觀眾為了驚呼不已!雖然迷你裙在世界其他開放國家早已流行,但看在保守的墨爾本人眼裡,血液也為之沸騰。次日,墨爾本及澳洲其他大城市的報紙,用「蝦兒」(The Shrimp) 作為頭條標題,以形容她所造成的轟動,而賽馬本身變成聊備一格的新聞。不過,「蝦兒」沒有白來,墨爾本杯大賽自始歩入國際級門檻。如果不是她來「驚鴻一瞥」,也不會有今日世界主要國家的電視實況轉播!

 除了「蝦兒」驚艷外,往後墨爾本大賽的穿著,也起了革命性的變化。奇裝異服的觀眾日益增加,而穿著保守的紳士淑女,也在衣著上開始講究起來。特別是淑女們的打扮,更是讓人目不暇接。有身份的人,要親自去量身訂做,並要求栽縫師傅不得將此樣本為她人量裁。因此,每逢初春一到,裁縫師傅非常忙碌,要絞盡腦汁為顧客們想出「只此一件」的新衣。同是一個裁縫師傅,要為十個顧客做十件式樣不同各具特色的衣著,非有特殊手藝和靈感,絶對是不堪勝任的。不過,這也是諸師傅們一年一度發財好機會。

 穿著是墨爾本杯一大特色外,喝更是不可缺少的「必要罪惡」。看賽馬的人一早就在賽馬場地外佔地盤,席地而坐,好像是在野宴似的。若干不勝酒力的人,也許還沒有到正式比賽開始就酩酊大醉,還要勞駕警伯把他們送走。坐包廂的士女們,一面品嚐極品香檳(汽泡酒),一面用望遠鏡遠眺各種馬姿,然後下注。根據非正式統計,墨爾本杯賽馬日,大會酒吧和餐廳至少要準備400 至 500打香檳,才能免強應付場面。

 對賽馬有興趣的人,如果有機會到墨爾本旅遊而又是在十月中下旬的話,千萬不要錯過去親身體驗一下墨爾本杯大賽的狂熱場面。老饕駐澳洲將近九年,曾受邀參觀墨爾本杯大賽,其中狂熱的情景,特別是押中冷門馬,跳起來的興奮心情,至今仍歷歷在眼前!(註:老饕不論是看賽馬或賽狗,都是喜歡下註押冷門)。 (作者楊本禮為資深媒體人暨作家) 
【中央網路報】